• 不爱红妆爱武装 弃家舍业上战场 ——三位蒙古王爷夫人的抗日壮

    时间:2016-01-28 16:23来源:未知 作者:樊尚仁 点击:
        清代以来,清王朝在内蒙古地区实行“旗县并存,蒙汉分治”的特殊地方行政制度,设立了旗县(厅)交叉重叠的地方政权(即在蒙汉杂居的特殊地区,统治体制是旗管蒙民,县、厅管汉民),这一行政制度,一直延续至民国时期(1954年,土默特旗取消蒙汉分治)。1926年设置包头县,乌拉特三公旗(即乌拉特东公旗、西公旗、中公旗。据《清史稿》记载:乌拉特三公旗疆域东界茂明安旗;南界鄂尔多斯左翼后旗,即现达拉特旗;东北界喀尔喀右翼旗,达尔罕贝勒旗;西界鄂尔多斯右翼后旗,即现    杭锦旗;北界瀚海——樊尚仁注)的部分地域归包头县三区管辖,三公旗均在包头城(即今东河区)内设有办事处。伊克昭盟(现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亦归包头县四区管辖。原达尔罕贝勒旗、茂明安旗现属包头市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
        蒙古各旗实行世袭罔替的王爷(公爷)制统治,则从清代延续至民国末年。为便于理解下文,现简要介绍旗衙门所设机构及官吏名称、职责——王爷府下设旗衙门。每旗由王公中选任一旗札萨克,职权是负责旗内行政、司法、赋税、徭役、军事、贸易以及官吏任免等事务。
        辅佐札萨克处理旗务的有两位协理,也称大小协理。大协理叫掌印协理,札萨克缺员或有其他变故时,可以代行札萨克职权。
        旗内设管旗章京,也称和硕安本(总管),秉承札萨克与协理之命,直接管理旗务,但不能代理札萨克;设梅林,即副章京(副主管),受协理及管旗章京的监督,分管旗军务。
        抗日战争时期,包头境内的三位王爷夫人为伸张民族大义,毅然带领蒙古族民众奋起抗日,在包头抗战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乌拉特西公旗石王夫人奇俊峰
     
        奇俊峰(蒙古名色福勒玛),1915年生,蒙古族,原籍阿拉善和硕特旗(即直属蒙藏院的特别旗,现称巴彦浩特),出生在阿拉善旗的贵族家庭,父名德毅忱,是达理扎雅的堂叔,人称“小三爷”,曾任该旗管旗章京。
        1934年,奇俊峰嫁给乌拉特西公旗札萨克(王爷)石拉布多尔吉(石王)。1937年,石拉布多尔吉病逝,奇俊峰为西公旗代理札萨克,主理旗政。1937年10月,日军占领包头和乌拉特三公旗,奇俊峰反对德穆楚克栋鲁布成立的伪蒙古军政府,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毅然率部赴五原投靠绥远省政府主席、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傅作义将军参加抗日。
        奇俊峰自来到河套参加抗战,得到了国民政府、傅作义将军及骑兵第六军军长兼包西防守司令和绥西警备司令、骑兵第七师门炳岳的表扬奖励,名赫一时。
        据1947年任绥远省盟旗福利委员会视导组长、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包头市政协副秘书长的巴靖远忆述:
        1927年,奇俊峰的父亲德毅忱率旗兵发动推翻塔王(达理扎雅之父)事变,事败,德毅忱被捕,后被流放边地而亡。奇俊峰5岁时就跟随姑母诺月朋(伊盟达拉特旗西协理傲日布巴图的夫人,家住五原西墒,即“西仓”)生活。其时,傲日布巴图已经去世,诺月朋所生一子亦夭折,故而将奇俊峰视为亲生女儿和家业承继人,从小宠爱有加,令其学从名师,蒙汉双语兼修,及笄之年,举止文雅,饶有大家闺秀之气质。适逢乌拉特西公旗札萨克石拉布多尔汗(石王,福晋早逝,续娶的花儿,蒙古名其其格,亦不生育)正觅续弦,听闻五原西仓的诺月朋老太太,有一才貌双全的女儿,正待字闺中。石拉布多尔汗便托媒求亲,诺月朋为权势所惑,不待侄女同意,便私自应允。奇俊峰闻知自己与石王的年龄相差二十四岁,誓不从命。终因抵不过姑母的软磨硬逼,于1934年嫁与石王,当了三房夫人。未隔多久,花儿夫人去世,奇俊峰成为石王的福晋(即蒙古王公的正室夫人)。
        乌拉特西公旗老格王膝下无子,他去世以后,石拉布多尔汗因嗣位问题,与东协理额尔贺多尔济(汉名额宝斋)及大喇嘛依西达格丹结怨,形成两派斗争——石王和西协理色宁布为一派,依靠绥远省政府主席傅作义;达格丹大喇嘛和东协理额宝斋为另一派,仰仗百灵庙蒙政会德王。
        两派各不相让,通过武力较量,石王继承了王位。达格丹大喇嘛战败身亡,额宝斋逃亡百灵庙。
        奇俊蜂婚后不久即身怀有孕,而石王却因发现二夫人其其格与额宝斋之子曼头通奸一病不起,其其格吞金自毙,石王亦于1936年9月去世。
        石王逝世不久,额宝斋等人便怂恿管旗章京朝鲁门和东协理沙格都尔扎布,联名向奇俊峰索取旧印。西协理色宁布(即郝游龙之父)因不愿大权落于沙格都尔扎布、朝鲁门等人之手,便支持奇俊峰拒绝交印,以维护其王位。沙格都尔扎布、朝鲁门等便以新印主持旗务,代行札萨克职权。乌拉特西公旗有新旧二印:旧印是前清发的银质印章;新印是民国初年蒙藏院发的铜质印章。旗民依照习惯认同旧印,认为掌旧印者,才算合法王爷。
        1936年,奇俊峰与姑母诺月朋到归绥面见傅作义主席。傅作义遂令绥远省蒙旗指导长官公署参赞石华岩,主持召开处理西公旗纠纷的会议。应邀参加会议的有:乌兰察布盟盟长林王的代表,绥远省政府蒙务组长陈玉甲,西公旗的管旗章京及东西梅林等人。经过协商,达成七条决定,其中第六条规定,奇俊峰所怀身孕,如所生男孩儿,当正式承袭王位;第七条规定,护路队由奇俊峰领导,另外旗下的水草、护路、抓羊等捐税,亦归奇俊峰征收。
        这七条决定以绥远省政府决议案的形式发布,充分证明了奇俊峰的实力地位——不但由她掌握护路队的军权,还明确了腹中胎儿是石王的后代。接下来的日子里,奇俊峰住在包头西公旗办事处,作临盆分娩的准备,由色宁布之妻(郝游龙之母)满都勒玛专责担负其生育的护理工作。
        1937年农历三月十五日,奇俊峰诞下一个男婴,取名阿拉坦敖其尔,汉名奇法武。色宁布、诺月朋等人欣喜若狂,大加庆贺,藉满月之期,还举办了一次盛大的喜庆宴会。在这次宴会上,除了奇派的亲朋故友参加外,还邀请了包头地方的绅士名流及工商界的财东大亨,绥远省政府、长官公署驻包的晋军七十师司令部的人赴宴,七十师师长王靖国还敬献了一面“天降麒麟”木质大牌匾。一直挂在老包头(现东河区)园子巷西公旗办事处正厅。
        1937年7月,奇俊峰和姑母诺月朋带着小王奇法武,从包头回到乌拉特西公旗的敦达高勒王府。受到东西协理、大小梅林以及札兰等全旗官员们的隆重迎接。这时,七七事变已经爆发,华北各省动荡不安。奇俊峰代行札萨克职权,召集全旗官员开会。会上,奇俊峰宣布了四条施政纲领,意欲积极整顿财务,刷新政务,扭转旗政疲痹局面,使全旗逐步走上兴盛发展的道路。但此时绥包地区已经沦陷,日伪势力深入西公旗。额宝斋与色宁布勾结,投靠日伪,企图压制奇俊峰以夺权侵位。百灵庙的德王也派伪蒙军骑兵第九师一个团(白团),进驻乌拉山前的升恒号,威胁奇俊峰。
        面对这一局面,奇俊峰与姑母商议后,派亲信赴五原,向门炳岳师长求援,并表示愿意带领兵马赴五原参加抗战,决不当亡国奴。l938年农历二月初二日,诺月朋抱着小王,奇俊峰带领亲近卫士十数人,夜间秘行,出敦达高勒沟,经吉尔格勒图庙北上,由后山绕到五原,从此加入了抗战的行列。
        奇俊峰脱离伪蒙,投身抗战,受到了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傅作义及骑七师门炳岳师长的热烈欢迎和鼓励。国民党中央行政院、军政部亦致电大加慰勉。
        奇俊峰抵达五原后,西公旗保安队的许多官员及流亡在外的旧部百余人也赶到五原。奇俊峰先驻五原城内,后移拉僧庙村驻扎,听候编遣。
        1938年4月,国民党中央军政部任命奇俊峰为乌拉特西公少将保安司令,后改为防守司令。每月核准军饷7000元。这时,奇俊峰从旗内和后套招募了百余名士兵,共约三百人编成了两个团。同年夏,在五原成立了乌拉特西公旗防守司令部,任命黄楚三为参谋长,李隽卿为参谋主任,钟可师为副官长,贺生举为军需主任。任命郑昭全为一团团长,郑色令为二团团长。两个团分别驻防西山咀以南、乌加河以北地区,担任防守任务。
        同年秋,日军步兵分乘数十辆汽车,进犯五原西山咀,奇俊峰率领乌拉特西公旗武装配合门炳岳师长的骑七师,利用有利地形,英勇奋战,迎头痛击来犯之敌,日军狼狈溃退。这是他们参战后,协同国军创建的第一次战功。
        1939年夏,日机轰炸五原。傅长官指示,西公旗防守司令部迁陕坝,而团队仍驻前方,协同国军防守阵地。
        奇俊峰率部赴五原投靠傅作义将军不久,伪蒙政府即委任阿木尔扎那为该旗札萨克。奇俊峰分别向国民政府和傅长官部致电申诉。胜诉后,蒙藏委员会任命奇俊峰为乌拉特西公旗护理札萨克,兼任“绥境蒙政会”委员,任阿拉坦敖其尔(奇法武)为记名札萨克。奇俊峰也在陕坝组建成立了乌拉特西公旗流亡政府,办理旗内的行政工作。
        继奇俊峰参加抗战之后,茂明安旗的齐王夫人额仁钦达赖携子、乌拉特中公旗林王父子、乌拉特东公旗的额王福晋(护理扎萨克巴云英),亦率部护理小王贡格色楞(汉名贡世明)脱离旗境,来到绥西参加抗战。
        1940年春,奇俊峰组成赴渝述职团,由姑母诺月朋陪行,带领小王奇法武及随行参谋人员十数人,从绥西陕坝出发,先到伊盟札旗拜会了盟长沙格都尔扎布(兼任“绥境蒙政会”委员长、伊盟保安长官)。又到陕北榆林拜会了绥蒙指导副长官朱绶光、总       司令邓宝珊,蒙旗宣慰使署秘书长荣祥(包头市土默特右旗美岱召村人。时任第一届国民参政会参政员、蒙古抗日游击军第三军区司令部中将司令——樊尚仁注)等人。然后搭乘汽车南下,路经延安,受到中共方面的热情接待。抵达西安后,行营主任胡宗南亲自接见她们,还开了一个小型的欢迎会,会上,奇俊峰即兴演讲,表明抗日心志博得人们称赞。一经报纸宣传,旋即成为远近有名的抗日“巾帼”。
    当奇俊峰身着军服,佩带将级领章,挎“军人魂”小佩剑,登门拜访重庆各有关部门的要员时,受到了热情接待。据说,奇俊峰领着小王(小王奇法武身穿蒙旗王公服装,手捧哈达)晋谒蒋介石夫妇时,小王奇法武即上前行跪拜礼,双手捧献哈达,向二人表达蒙古族最崇高的敬意时,蒋介石、宋美龄非常高兴,谈话时间长达三小时,还破例留他们在官邸共进晚餐。
        此后,蒋介石晋升奇俊峰为中将防守司令,并由军政部拨给步枪二百支及大量子弹,军装五百套,汽车两辆。
        奇俊峰在重庆大约待了四个多月,后经西安绕道兰州返回陕坝。
        奇俊峰回到陕坝后,在原有部队的基础上,招募了一部分旗民,扩编为三个团。佳日格勒为一团团长,沙格德尔为二团团长,阿拉坦朝鲁为三团团长。司令部除留一个警卫连外,其他各团都驻防前线,由傅作义将军的八战区副司令长官部调遣,担任侦察和向导任务,协同国军守防。
        部队扩编后,旗前西协理色宁布的儿子郝游龙(绰号油葫芦)带领二十多人,由包头潜入伊盟,绕道来到陕坝投奔奇俊峰司令。奇俊峰对他的卑劣行径早有所知,不予重用。但念及其母满德勒玛对她有护理生育之恩,便把他先安排到一团担任团附,然后,令他再返回西公旗做策反工作。郝游龙回旗后,经过数月的秘密活动,带来百余名散兵游勇。奇俊峰便成立了一个直属团,任郝游龙为中校团长。同年,又有该旗的伪蒙古军中队长贺太保,率领部下官兵85前来投奔奇司令。奇俊峰将这些人编了一个直属连,任贺太保为连长,令他带队协同三十五军与日伪军作战。贺太保曾因立下战功,受到傅长官的传令嘉奖。
        1942年,伊盟札萨克旗“三·二六”事变后(即伊盟守备军总司令陈长捷,因强迫开垦成陵和牧场地,激起蒙古族牧民公愤,引发事端——樊尚仁注),驻在陕坝的奇俊峰为维护盟旗利益,也联名发起抗议,组织声援会,申请国民党中央迅速撤换陈长捷,以平民愤。
        “三·二六”事变时,蒙政会委员胡凤山、江震东等人被陈长捷以共党分子的罪名扣捕押解到陕坝军法处置,拟处决时,曾得到陕坝的各旗蒙古族官员(包括荣祥及奇俊峰、巴云英等人)的联名请保,胡凤山、江震东等人得到释放。
          1945年8月,日军宣布投降后,傅作义率部返回归绥。奇俊峰也于当月回到西公旗的哈拉汗伪旗政府驻地,并途径包头到归绥晋见傅作义,请示整顿旗政事宜。奇俊峰撤销伪旗政府,废除了伪札萨克阿木尔扎那,责令其听候处理改防守司令部为保安司令部,组成了新的政府机构。旗政府驻地设在公庙子,东西协理的人选暂未任命,任敖特根为管旗章京,斯日吉楞为梅林章京,朋斯克巴扎尔、敏珠尔为札兰章京。保安司令部下辖四个团,郝游龙为一团团长,敖其尔巴图为二团团长,达林太为三团团,沙格德尔为四团团长。除一团驻旗政府负警卫之责外,其余三个团均分驻各地,负治安之责。汉族聚居的各农区,实施了保甲制度。
        后来奇俊峰居功自傲,固执己见,一意主张搞推行民国政府的“新生活运动”(新生活运动,简称新运。指1934年至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推出的国民教育运动,横跨八年抗战。该运动最后因中华民国政府于1949年内战失利“暂停办理”——樊尚仁注),迫令蒙古族妇女解除链垂(即牧民已婚妇女将头发结成两个棒垂,披在脸颊两边的发式),剪成汉族妇女的短发发式,令旗民反感。
        奇俊峰深感部队成分复杂,难于驾驭,便想发展心腹为己效劳,以巩固旗政和札萨克的王位。因而,在一次官佐集会上,她向人们许愿——将委任郝游龙为保安副司令,代她执掌军事。此举引起老团长们的不满。奇俊峰得知此众属下对此的反映后,在公庙子(旗政府所在地)楚格拉大会上欲收回承诺,并说:“现因时局不稳,前拟任郝游龙任副司令之事,暂且收回成命。”郝游龙一听就火了,没等大会开完,他就托词有事,离开公庙子,返回家中,密谋叛乱。
        1947年7月,当奇俊峰带着小王去往包头途经乌兰计村时,中了郝游龙埋伏,所带二十余名卫兵均予缴械,奇俊峰和小王押解到乌拉山德力格尔沟内的宝格岱庙禁闭起来。郝游龙原想兵谏夺其军权,让她仅当护理札萨克,并稳保石王福晋之位。但奇俊峰拒不接受,并密派心腹喇嘛星夜赶到包头,向包头警备司令温永栋求救,温永栋接到信后,一面向省主席董其武通报,一面火速派出士兵数十人分乘4辆汽车,由参谋主任翁靖国带领前往营救。翁靖国等到了德力格尔山口时,遭到郝游龙团部队的阻拦,只允许翁靖国一人面见郝游龙。郝游龙诓称:“请奇司令来此只为会商旗政,所报缴械劫驾之事,纯属妄谈。我们商妥后,即可将其护送到包头。”翁靖国走后,郝游龙自知事态已经扩大,“若不采取果断措施,‘纵虎归山’必遭大祸”。
        7月20日,郝游龙指使卫兵田小山,将奇俊峰母子枪杀在宝格岱庙巴图巴雅尔院中。其时,奇俊峰年仅32岁,小王奇法武10岁。
        郝游龙劫持主官,叛逆杀戮奇俊峰将军及小王爷事件轰动了全省,全国各大报纸也都登载了这一要闻,7月25日的《中央日报》报道称:“……西公旗血案,女王奇俊峰及幼子被杀,凶手系保安团长郝游龙”。
        绥远省主席董其武连夜召集蒙汉有关人员商讨紧急对策。为了不使事态扩大,决定先采取招安办法。董其武一面密令温永栋严密监视;一面派巴靖远持其手谕,前往乌拉特西公旗面见郝游龙。在奇俊峰遇难的第六日,巴靖远来到事发地,听取郝游龙汇报后于次日,赴宝格岱庙肇事现场察看,了解实情,并与郝游龙,达成了协议:整饬部队,严守军纪,在原驻地听候编造。
        奇俊峰遇害后,只有她的姑母诺月朋为她鸣冤告状。直至诺月朋几近精神失常时,省政府方面才决定:郝游龙以经济财物赎罪,安慰死者家属。据说郝游龙赔偿了很多马、牛、羊及抚恤费,奇俊峰生前积存的财物和头戴珠宝等物,也都归还与诺月朋。并将奇俊峰和小王的尸体重新备棺,迁运到三印河头的石王坟地,以礼安葬。后闻诺月朋亦于1950年病故在归绥市。

友情链接在线留言

Copyright 2009 内蒙古自治区文史研究馆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蒙ICP备14001698号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3号院 技术支持:一街科技
邮编:010055 电子邮箱:nmgsw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