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研究 当前位置:内蒙古自治区文史研究馆 > 文史研究 > 正文
  • 试谈北方民族的丧葬类型之天葬

    时间:2015-10-29 16:5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据文献记载,契丹、奚、室韦等民族都有过这样的葬俗:契丹“但以其尸置于山树之上,经三年后乃收其骨而焚之”;奚族“死者以薄苇裹其尸,悬之树上”;室韦死者,“尸则置于林树之上”。这种葬式与清代北方狩猎民族的树葬颇为一致。
        南北朝时,勿吉人若是秋冬死者,“以其尸捕貂,貂食其肉,多得之”。貂在勿吉人中被视为神物,以尸饲貂习俗与藏族以尸喂鹰、食尽便认为死者已升入天堂的认识是一致的,它朦胧地反映了人们对死后世界的认识和盼望亲人在另一世界仍能过上平等幸福生活的愿望。与之一脉相承的满族人,直至清代,在猎貂前后仍要举行祭貂神仪式。可见,天葬的含意就是凭借自然的力量去处理尸体。将死者尸体直接露置于空气之中,任凭风吹雨淋,野兽猛禽撕啃啄咬,以肉尽骨散为了。这是一种至为简陋的葬法。
        天葬,由于采用具体葬法的不同,又有鸟葬、风葬、树葬、野葬、弃葬种种名目,但究其实质,则完全一样。
        树葬,我国东北的鄂伦春、鄂温克、赫哲、达斡尔、锡伯及生活在黑龙江下游今属俄罗斯的一些民族,在历史上都曾实行过这样的葬式,直到清末,仍程度不等地保留这一葬式。满族在努尔哈赤之前,仍保留有树葬之俗。人死要赤身露体,涂上牛油,悬挂在树林中高大的树权上,以招鸟兽来吃,如尸体被鸟兽吃光,认为是吉祥,亲戚邻里都来祝贺。否则,则认为此人生前罪恶太多,须再涂上牛油,直到吃光为止。
        《黑龙江志稿》卷6载:“东边有风葬之俗。人死,以刍裹尸,悬深山大树间。将腐,解其悬,布尸于地,以碎石逐体薄掩之,如其形然。”这是被称为“风葬”的树葬。《北徼纪游》中有同样的记录:“人死无棺椁,亦不营葬,但以绳束之,平挂树上,俟其绳朽坠地,任恶兽残食,以为成佛升天。”这二则记录,应是较早阶段至为简陋的树葬形式,是生活在深山老林之中、与其他民族接触少的鄂伦春人的葬俗。
        清代呼伦贝尔地区的布特哈人,亦有与之相同的葬式。人死之后,就把尸体挂在树上,不要管它,任凭鸟鸢啄食,以啄食净尽为升天,这种天葬又被称为鸟葬。
        随着民族交往的扩大,在葬式中也略为复杂一些了。鄂伦春人死后,丧事办得隆重而神秘。乌力楞的亲友们要用河水或冰雪洗浴尸身,然后用桦树皮把尸体裹起来,头南脚北停放在仙人柱中,或者是装入筐笼之中,有的干脆把大树凿穴,盛殓尸体。处理后,选择葬地,找一个有3棵树或4棵树成正角的地方,借树杈搭上木杆,铺上横木,把死人放在上面盖好。如果找不到合适之树,就临时立起四根木头,搭个架子,把棺木或死人放上行了。
        鄂温克人亦有树葬之俗,直到清代中、晚期,以狩猎为生的鄂温克人仍保留此葬俗。人死后,刮脸梳头,用桦皮或苇子包上尸身放在林中的木架上。
        乌德赫人遇到有死亡的人时,用布把死者裹起,放在船形的棺材里,钉上棺盖,外裹桦皮,用皮条缠紧后,停放在离地面约俄1尺的两根木墩上,棺材上方再用木板或树皮做一项盖,以防雨水滲入。
        对于夭亡幼童的葬式,在整个北方是惊人的相似。杰烈维扬克在《黑龙江沿岸的部落》一书中说:“在整个西伯利亚和东北亚,对吃奶的婴儿都不实行土葬,而是用桦皮卷起,挂在树上或藏在树洞里。原因是,人们认为婴儿的灵魂还没有经验,尚无法找到通往阴间的道路。”所以婴儿一律天葬,事实确是如此。乌德赫人小孩始终风葬,把棺材放在两棵树中间的树权上,那乃人未满周岁的婴儿夭亡,用布或桦皮裹起,放在树或树洞中。赫哲人小孩死了,要用桦皮卷起来,挂在树枝上。达斡尔族中有时把出天花、麻疹死去的小孩放在筐里,挂在脚下的树上,或特意横在互架子上,过百天后再埋。
        东北民间实行树葬的民族,认为树葬可以使灵魂升入天上,甚至变成星星,来为后人指路照明,同时也祈望为活人带来希望、光明与幸福。不过,若溯起源来,这可能既有人类童年树居生活的模糊记忆,也有人们对树的崇拜与尊敬,这种原始的印象逐渐积淀下来,而形成了树葬之俗。
        野葬亦是天葬的一种。这种葬法,蒙古族中比较多见。蒙古古俗,在元代以前,若有人死了,便认为不祥,而采取一种避而远之的作法。罗布桑却丹在《蒙古族风俗鉴》中做了这样的介绍:“把尸体放在他住过的房里,其他人用车拉房屋用品,赶着牛羊搬得远远的。人死了,连同他的住房都扔掉。”还有一种方法,是把尸体拉在车上,让牛快跑,跑动中尸体落地,就认为“这是他永存之地”,由赶车人连说三遍,而后头也不回地赶车回去,放任荒野,任其自消自灭。这种葬法被称为“野葬”或“弃葬”,实则是求天卜地的一种方法。
        随着灵魂观念的深入,这种简陋的葬俗又在原有的基础上增添了新的内容。人死后,给死者穿上新衣、新靴,用白布缠身,由亲友把尸体安放在木轮大车上,或者是驼、马的背上。由它们拉着跑向荒野,无人驾驭,也无人控制车行方向与路线,一任拉车之马,行不择路,直至尸体从马上或车上颠簸落地为止。落下处即为吉壤,就让尸体呆在原处,不要管他。过了3天,如果尸体被鸟兽食尽甚至连骨头都不剩,举家欢喜,以为死者升天了。反则人人不乐,全家蹙然。认为人生食肉,死后还肉,这是常理。尸体未被野兽吃掉,极不吉祥,一定是生前罪恶末消,就要请喇嘛诵经超度,替死者祈祷消灾,使死者灵魂逐渐超脱苦难,升入天堂。同时要在死者的尸体上涂以黄油,求得早被鸟兽吃掉。科尔沁右旗在解放初仍保留有这样的葬法,所不同者,拉尸车要有人驾驭,让车子任意颠簸,或者赶车往山上去,尸体在哪落地,哪里就是吉祥的葬地,马上用土块、石头把尸体围起来。
        锡伯族把出生2个月以内的婴儿尸体放在苇席片或棉布片上,送到野外无人之处或芨芨草旁,让飞禽走兽吃掉,以示尽早轮回。达斡尔人中亦有此俗。留不住小孩的人家,则把死孩子的尸体装在口袋里,同时装些糖果饼干等扔在叉道口上或顺河放走。
     
友情链接在线留言

Copyright 2009 内蒙古自治区文史研究馆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蒙ICP备14001698号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3号院 技术支持:一街科技
邮编:010055 电子邮箱:nmgsw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