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研究 当前位置:内蒙古自治区文史研究馆 > 文史研究 > 正文
  • 聂耳从敖汉旗获得《义勇军进行曲》素材

    时间:2015-10-15 15:51来源:未知 作者:孙亚辉 汤军 孙一帆 点击:
        一群精忠报国的热血儿女;一曲悲壮激昂的抗日战歌;一位才华横溢的音乐青年;一片山峦起伏的北国土地;一部热河抗战的传奇史诗。亲历者的回忆和见证人的叙述,再现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2015年5月13日,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来到赤峰市敖汉旗四家子镇,按照父亲回忆录的指引,老人在镇西河滩边的土坡上,找到82年前身为抗日义勇军骑兵营长的父亲曾经进驻的地方。当年为抗日义勇军官兵遮风挡雪的房子,只剩下了残垣断壁,就连喂养战马的石头马槽也已风化破损。
        老人站在土坡上,指着东侧宽阔平坦的河滩说:“这就是我父亲刘凤梧当年和抗日义勇军第二军团骑兵旅第一团1000多人接受上海后援会慰问和慧冲影片公司拍摄纪录片《热河血泪史》的地方。父亲说,他在这里见到了聂耳,聂耳和义勇军官兵一起唱起了《义勇军誓词歌》。咱们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就是聂耳依据《义勇军誓词歌》里的素材和田汉等人共同创作的。”
        这位满怀深情讲述的老人,就是抗日义勇军老战士的后人,锦州市东北抗日义勇军研究会副会长刘生林。
        一支共产党人领导的抗日义勇军
        “从我记事的时候开始,就经常听父亲回忆抗日义勇军时期的故事。1972年,中央号召革命干部都来写革命回忆录,因为我在中国人民大学毕业,是家里文化水平最高的,父亲口述给我,让我帮他整理写出回忆录。”刘生林说。
        刘凤梧出生于辽宁黑山县励家乡广盛屯,家中世代务农。1931年10月,刘凤梧参与创建了励家抗日骑兵义勇军,担任三队队长,后任东北抗日义勇军第二军团骑兵旅第一团三营营长;1937年受中共党组织派遣参加平西游击队的组建工作,任平西抗日游击队三总队队长;1953年任解放军总后勤部驻满洲里基地转运站副站长,1955年被授予中校军衔。1959年,他以抗日义勇军唯一代表的身份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10周年大庆,受到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翻开刘凤梧回忆录并对照相关史料记载,就会印证这样一段历史事实:1933年,中共北方局指示中共党员刘澜波通过北平抗日救国会,把在辽西和辽南的义勇军重新组建为两个军团,到热河去接收爱国人士捐赠的武器和装备,参加热河保卫战,并将由共产党直接领导的义勇军骑兵一团和二团,整编为第二军团骑兵旅,由骑兵旅长白乙化(中共党员)统一指挥,刘凤梧担任骑兵一团三营营长。骑兵一团在参加完长城抗战后,余部在刘凤梧的率领下又在平西(北平西)创建了抗日根据地,并成立了平西抗日游击队。八路军115师来到晋察冀后,这支队伍被编入晋察冀军区所属部队。
        刘生林说:“经过对大量回忆录和史料记载研究可以得知,这支由王北成创建领导的义勇军骑兵大队,受中共北平地下党组织和满洲省委的直接领导,部队有组织、有系统、有战果,领导关系有接续,是真正由共产党领导的一支抗日义勇军。共产党人聂耳和爱国进步人士参加的慰问团,到当时归属热河省的四家子慰问共产党领导的抗日义勇军,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健在的老人见证了那段历史传奇
        敖汉旗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石柏令,对涉及敖汉旗抗战期间的文史资料进行过多年的收集和研究,他了解到抗日义勇军曾经到过四家子镇的信息后,四处寻找史料和采访当年的见证人,证实了抗日义勇军的确到过四家子镇并在四家子境内的青沟梁阻击日寇的历史事实。
        石柏令介绍说,2008年我曾经采访过94岁的魏振鹏老先生,老先生说:“我1931年考入建平师范,1933年日寇进犯热河,经朝阳向建平推进。因战事紧张,1月份学校放假,我回到了四家子,临时在四家子街西烧锅院的识字班帮忙教学,老师姓罗,有学生60余人。2月的一天上午,有一队骑兵来到了四家子,都集中在四家子街西河边的空地操练,不少老师和学生围着看。这时,从喀喇沁方向来的几辆汽车上下来了百十人,还有一种听说能把人像拍照下来的机器,后来知道叫摄影机。拍摄了骑兵部队出操、吹号、刺杀、唱歌和骑战马奔跑。后来一个人还拉着洋琴教我们围观的学生们唱部队的歌。这天,部队还在青沟梁和日军打了仗,枪炮声响到天黑。入夜,队伍回来住在四家子街上叶家大车店和烧锅院,时间不长,这个骑兵队撤走了。”
        走进四家子镇四家子村八家村民组冯阁清老人的家,整洁干净的院落,外墙装饰着白色瓷砖的住房,无不显示着这户农家的勤劳与富足。坐在东北农村传统的火炕上,扯起82年前抗日义勇军来过四家子的话题,92岁的冯阁清老人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
        “我记得那年,四家子来了好多义勇军的骑兵,他们在这里又练骑马又练唱歌。那时候我才10岁,他们待几天我就记不得了。他们骑的马啥样都有,有黑的、白的,穿的衣服啥颜色都有,身上背的都是枪。后来他们就走了,顺着青沟梁打日本人去了。”老人说,他之所以对当年的事情记忆这么深刻,是因为四家子这个地方只来过一次这么多的骑兵队伍。当时妈妈为了不让他们兄弟几个去看义勇军唱歌骑马,还把他的棉帽子给拽下来,他是光着脑袋偷跑去的,回来的时候耳朵都冻成了“冰溜溜”。
    多路义勇军汇集四家子阅兵出征
        2001年辽宁省政协文史委编辑的《血肉长城——义勇军抗日斗争实录》文集中,收录了刘凤梧在1979年写给中共辽宁省黑山县党史办公室的《回忆黑山县抗日义勇军》一文,里面有这样的一段回忆:“快过阳历年的时候,高鹏带来北平抗日救国会的消息,让我们辽西的义勇军到热河去接收各地爱国人士捐赠的武器装备和慰问品。我们黑山县励家窝铺这支部队400多人,从盘山经赵家屯、中安堡、阜新到达热河的贝子府和朱碌科一带。从辽西到热河的还有郑家窝铺郑子丰的200多人,安家河肖振起的200多人。此外,阜新大庙白乙化的600多人也到了热河,我们这些人都是骑兵,被编为抗日义勇军二军团骑兵旅一团。1933年2月,辽南王全一、顾靠天的抗日骑兵也来到热河,被编为东北抗日义勇军二军团骑兵旅二团。聂耳等一些爱国知识分子来到热河,他们一面慰劳部队,一面做抗日宣传工作。”
        从《辽宁文史资料》第四辑中,也能找到原东北抗日义勇军第二军团副军团长李纯华的回忆录《东北义勇军第二军团概述》。文中记载:“1933年2月25日晚间,救国会军事部长王化一,政治部副部长杜重远和上海辽吉黑热后援会负责人朱庆澜等,率百余人携带械弹、服装和慰问品到达朱碌科。26日到四家子检阅并慰问部队,上海的电影公司拍了纪录影片。”
        河北省政协文史委收录了原北平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军事部长兼东北抗日义勇军第二军团军团长王化一的回忆录《日军侵热期间热河纪行》,文中记载:“1933年2月22日,我们由承德出发赴朱碌科村。热河交通队凑集了6辆卡车,载运炮弹、宣传队以及随行人员等。25日夜间前进到朱碌科第二军团的临时总指挥部,26日10点前进到四家子,检阅到达的全体官兵。”
        一份辽宁省社会科学院党史研究所提供的《王化一日记摘抄》复印件中,有这样一段记载:“2月26日,集各司令开会,决定在此战斗,并与第30旅取得联系。10点,偕各司令赴四家子检阅,到达的二军团骑兵1000余名,人欢马壮,附近老百姓都围来,欢迎抗日军队。我向全体民众和军队讲话,大意:兵民合作,兵不能扰民,民协助义军共同抗日。讲话后高呼口号,声震四野,人心振奋。”
        聂耳获得了《义勇军进行曲》素材
        锦州市的一处景观公园内,一座黄墙、青瓦、绿檐的尖顶老式洋房经历了近百年的风雨。这里曾是东北交通大学的旧址,更是“九一八”事变后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辽宁省政府行署和抗日义勇军创建旧址。2014年,锦州市东北抗日义勇军研究会在这里布置了一间东北抗日义勇军纪念馆,向人们展示着东北抗日义勇军英勇不屈的历史。站在一块展板前,刘生林凝望着父亲等先辈的照片驻足良久。他指着其中一张骑兵马队奔跑向前的照片说:“这张图是从上海慧冲影片公司拍摄的影片《热河血泪史》中截图下来的,图中带队骑白马的就是我的父亲,拍摄的地方就是现在的敖汉旗四家子镇。”
        刘生林说:“我小的时候,就曾经多次听到父亲提起他与聂耳的那次邂逅,因为南北方的语言差异,两人对话时还闹出了笑话,让父亲永远记住了聂耳这个人和名字。”
        刘凤梧在回忆录中说:“1933年2月热河抗战期间,高鹏陪同后援会慰问团的人慰问、采访我们义勇军官兵时,慰问品是按照一营到三营的顺序发放,在慰问团先给一营和二营发放慰问品的时候,我就指挥三营官兵唱《义勇军誓词歌》。慰问团里的聂耳听到歌声,来到我们跟前。聂耳是南方人,他问我们唱的是啥子歌?我听成是傻子歌。我告诉聂耳,我们唱的不是傻子歌,是《义勇军誓词歌》。当年高鹏是东北大学的学生,也是北平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军事部的联络副官。跟随朱庆澜从上海和北平到热河慰问的青年知识分子到承德后,都是由他负责联络召集,聂耳等人他都认识,我是通过高鹏的介绍认识聂耳的。”
        “根据我父亲的回忆和其他史料记录可以看出,正是因为当年聂耳在四家子与义勇军官兵们同唱《义勇军誓词歌》,又从我父亲那里得到《义勇军誓词歌》传单,这为后来聂耳和田汉共同创作《义勇军进行曲》提供了基本素材。《义勇军誓词歌》创作于锦州,从四家子通过聂耳走向全国。也就是说,四家子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素材走出的地方。”刘生林肯定地说。
        两首义勇军战歌奇妙的相似关系
        如果说象征着捍卫国家和民族尊严的《义勇军进行曲》,就像一团永远不会熄灭的熊熊火焰,那么曾经被东北抗日义勇军将士高声传唱的《义勇军誓词歌》,就是点燃那团火焰的炽热火种。刘生林记得,1959年父亲以义勇军老战士的身份参加建国10周年大庆,从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回到满洲里的家中后,第一次给他们这些孩子用满江红曲调唱出了《义勇军誓词歌》。
        “起来!起来!不愿当亡国奴的人!家园毁,山河破碎,民族危亡!留着头颅有何用?拿起刀枪向前冲!冒着敌人枪林弹雨向前冲!携起手,肩并肩。豁出命,向前冲!用我们身体筑起长城!前进啊!前进!前进!豁出命来向前冲!前进啊!前进!向前进!杀!杀!杀!”站在父亲当年跃马扬鞭接受检阅的河滩上,刘生林再次唱起了《义勇军誓词歌》。这首歌经过80多年的岁月,依然传唱在抗日义勇军后人们的心中。
        《义勇军誓词歌》的第一句是“起来!起来!不愿当亡国奴的人!”《义勇军进行曲》的第一句是“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两句话用词相似;《义勇军誓词歌》的第二句是“家园毁,山河破碎,民族危亡!”《义勇军进行曲》的第三句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两句话意思相似;《义勇军誓词歌》的第四句是“冒着敌人枪林弹雨向前冲!”《义勇军进行曲》的第七句是“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两句话的用字和意思相似;《义勇军誓词歌》的第七句是“用我们身体筑起长城!”《义勇军进行曲》的第二句是“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两句话的用字和意思也相似;《义勇军誓词歌》的最后两句和《义勇军进行曲》的最后两句都重复使用了“前进!”用词几乎完全相同;《义勇军誓词歌》的第五句是“携起手,肩并肩。”《义勇军进行曲》的第六句是“我们万众一心。”两句话用词不同,意思相似;《义勇军誓词歌》后片的前四句分别是6个字、6个字、9个字和14个字。《义勇军进行曲》后片的四句也分别是6个字、6个字、9个字和14个字。“两首歌的歌词从主题、内容到具体的词句、韵律、格式、用字等方面都有诸多的相似点,这绝不是偶然的巧合。”刘生林说。
        四家子镇正在修建国歌纪念广场
        80年前,当聂耳和田汉为上海电通公司拍摄的故事影片《风云儿女》所作的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唱响中华大地的时候,人们很难想象得到,这首后来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歌曲,不仅取材于真实的义勇军抗日战歌,而且和敖汉旗四家子这片土地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
        2001年9月,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王化一著《血肉长城——义勇军抗日斗争实录》中描述:“1933年2月25日,杜重远带宣传队在凌源展开工作,我在夜间前进到朱碌科第二军团临时总指挥部。途中军队、难民不绝于道,一片战时景象。26日晨,召集各司令会议,决定在此参加战斗,同第30旅联系。10点前进到四家子,检阅到达的全体官兵,对他们讲话,并召集附近老百姓开会,号召军民合作,互相帮助。朝阳寺炮声已清楚可闻。”
        今天,在敖汉旗四家子镇,老百姓把河滩西面那片当年抗日义勇军阅兵的高坡称作阅兵台。距离阅兵台东南约8公里的山里,有一处名叫青沟梁的地方,山脚下有一条通往朝阳的砂石路。据冯阁清老人回忆,当年义勇军在四家子骑马唱歌之后,就赶赴青沟梁打鬼子去了。可以想象得出,当年的东北抗日义勇军二军团骑兵旅一团的官兵们,就像莫斯科保卫战时红场阅兵的将士们那样,在敌人远处隆隆的炮火声中骑马列队接受检阅,然后跃马扬鞭冒着敌人的炮火直奔青沟梁战场抗击日寇。
        为了纪念82年前抗日义勇军在四家子高唱《义勇军誓词歌》开赴抗日战场,纪念聂耳在四家子获得了创作《义勇军进行曲》的素材,四家子镇政府正在当年义勇军阅兵的地方修建国歌纪念广场,通过大型浮雕、文物和驻军旧址展示等形式,向世人讲述那段国歌素材走向全国的历史。
        正值5月,刚刚经过一场透雨洗礼的青沟梁上,草木露出稚嫩的新绿,到处飘散着泥土的清香。青沟梁平缓的山头上,已经见不到当年义勇军在这里阻击日寇的战争痕迹。站在山头向山下望去,日寇从朝阳向赤峰方向进犯时走过的那条山路依稀可辨,群山之间仿佛还回荡着将士们痛杀日寇的枪炮声和《义勇军誓词歌》悲壮激昂的旋律……
友情链接在线留言

Copyright 2009 内蒙古自治区文史研究馆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蒙ICP备14001698号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3号院 技术支持:一街科技
邮编:010055 电子邮箱:nmgsw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