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金碎玉 当前位置:内蒙古自治区文史研究馆 > 零金碎玉 > 正文
  • 嘎达梅林夫人牡丹改嫁之谜

    时间:2014-07-01 16: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包树海

    嘎达梅林和夫人

        题记:嘎达梅林是蒙古民族近代史中涌现出来众多民族英雄的代表性人物,牡丹夫人是嘎达梅林的第二夫人,曾经组织起义人员劫狱救出嘎达梅林,随后的日子里冒着枪林弹雨一直跟随在夫君左右,可谓九死一生。然而,嘎达梅林殉难后牡丹夫人却嫁给了追杀他们的敌人首领,令人匪夷所思,后世由此对其褒贬不一,文学作品更是胡乱编造,混淆视听。本文作者从其父亲的回忆里去追寻牡丹夫人改嫁的缘由,这是第一个用历史和事实去探究牡丹夫人改嫁的文章,期待更多的历史研究者走进来,共同研究和探索,揭示嘎达梅林事件中更多的谜。

         先父包满仓生于1927年,科左中旗海力锦苏木后乜吐硕村人。1941年13岁时入海力锦小学读书,1944年四年级时与五年级学生一起参加升学考试,考入兴安陆军军官学校,于1945年春在兴安陆军军官学校少年科读书。父亲在海力锦小学读书四年整,期间遇见过牡丹夫人一面。对此情景,父亲在世时不只一次地讲给我们听,所以印象极深。
        父亲讲,在海力锦小学读书时住宿在学校,学校的宿舍是通铺,对面炕,一个屋子住十几个学生。有一天,宿舍里来了一名男孩子,年龄比父亲略小,每晚来宿舍里睡,而他的母亲却住在校长家里。岁数大的男生晚上睡觉前问那个孩子:“你是嘎达梅林的儿子,还是胡宝山的儿子?”不管怎么问,那个孩子一声不吭,从不答话。父亲说当时岁数小阅历浅,所以也没有过多地注意和打听。
         时任海力锦小学的校长是包国慧。父亲说此人高挑的个头,黄脸,民族情绪极浓。想当年父亲与十一名同学结拜兄弟,声明不学习日文,反对日本教师授课。当时包国慧校长顶住日本人的压力,对学生未作处分,而是给他们讲道理,要求学生忍辱负重,学好知识,提高本领,将来成为为民族事业奋斗的人才。后来光复以后,父亲才知道包国慧是内人党党员,潜伏在伪满政府内做地下工作,是地地道道的革命者,难怪当年不禁止学生的爱国热情,反而引导学生走革命之路。
    在包国慧校长的家里住着的那个男孩子的母亲是一位中年妇女,个子高高的,偏瘦,黄脸,平时不苟言笑,眼睛深邃又刚毅,两眼炯炯有神,与一般家庭妇女不一样。她偶尔在院子里走动,或眺望远处。父亲后来才知道这位高个子女人就是嘎达梅林的妻子牡丹夫人。牡丹夫人全名是米丹其其格,米丹是蒙古人对汉语牡丹的变音。原来,牡丹夫人是包国慧校长的亲姑姑,因而二人有着长得极相似的黄脸。
        父亲对他当时未能核实那个孩子的年龄而遗憾终生,后来在《哲里木日报》上看到嘎达梅林的画像,父亲说那个孩子长相与画像非常相像。父亲讲,那个男孩子后来跟着他母亲离开了,说是胡宝山病重,要回太仆寺宝昌去服侍胡宝山。从此再无音讯,父亲却对当时的情景铭记在心。
        先父在世时,在与我交谈中多次提及此事,一直对那个孩子是不是嘎达梅林的儿子而得不到考证惋惜。笔者在翻阅史书时一直注意这个问题,哪怕是一些蛛丝马迹,都一一记录下来。

        关于牡丹夫人因何嫁给追击嘎达梅林部队的“敌人”胡宝山(蒙古名额穆格特),牡丹夫人在众多疑问者那里三缄其口,从没解释说明和回答辩解,成为研究嘎达梅林起义事件中的一大疑问。


       《李守信自述》一书里的《我镇压嘎达梅林起义部队的经过》一节中,李守信写道:“嘎达梅林只带着四五十人,朝南败退,连那个名叫牡丹的二太太,也被扔到一个牧民家里。胡宝山走进去见她的脸和我们一样冻得铁青。经过恐吓,她说了实话,便被胡宝山带上做了老婆。后来我投降日本担任了伪蒙古军总司令,胡宝山跟着我升了团长,牡丹给胡宝山在呼和浩特生了一个男孩。胡宝山在宝昌死后,她下落不明。”
    从孟梅花(嘎达梅林的亲侄孙女)的文章《我找到了牡丹奶奶》所写的牡丹夫人亲口所述,以及包桂芹写的《牡丹传略》,都提到牡丹夫人在被捕后,以及与胡宝山结婚之后,生有二子。牡丹夫人亲口说给孟梅花,大儿子早年参军后杳无音讯,再无联系。
       《牡丹传略》中关于牡丹被捕和嫁给胡宝山过程如此写道:“牡丹被李守信的连长胡宝山带走,监禁在开鲁县监狱达九个多月。”“1932年末,胡宝山连长同情她和嘎达的抗荒起义行为,也出于民族感情,将她保释出狱。后经崔兴武旅长做媒,牡丹和胡宝山成亲,作了胡的第三夫人。”
        胡桂玲(胡宝山的亲侄孙女)在他写的《论牡丹》一文中写道:“他(额穆格吐即胡宝山)于1931年末来开鲁附近,他的老相识一位姓徐的(又称徐司令)把牡丹介绍给他。”“这时牡丹在监狱已经被押九个多月……额穆格吐把牡丹从狱中担保出来。”“1932年末(牡丹夫人)与额穆格吐结婚。”
        从这些资料中可以肯定的是,牡丹夫人被捕及释放后曾生有二子。《牡丹传略》和《论牡丹》均提到,胡宝山于1944年去世,时年牡丹夫人之二儿子胡万铃年仅9岁,而未明确标明9岁是周岁还是虚岁,若是周岁,胡万铃生年是1935年,若是虚岁则为1936年。先父在世时回忆海力锦见到的孩子仅比他小一点,而不是9岁或是10岁孩子的模样,可见父亲看到的是牡丹夫人的大儿子。
        笔者在众多资料中见到嘎达梅林被杀后枭首,李守信又提出嘎达梅林的首级在旗下悬挂好长时期。为此笔者在内蒙古图书馆查阅当年的《盛京时报》,寻找有无报道和悬挂嘎达梅林头颅的照片。却意外找到关于牡丹夫人的一段描述,文字很少,故全文记录如下:
       【开鲁】本邑自崔新五司令将大股蒙匪灭后,孟梅伦亦被击毙,孟之发妻亦被捕。查该匪妻凶悍异常,枪马纯熟,满口汉语,兹经唐吉彬法官堂讯,慷慨激昂,历言不讳,毫无畏惧之态,其亦天性也欤。
    ——《盛京时报》民国20年4月25日第5版
         从此报道看,牡丹夫人确实被捕(嘎达梅林第一位夫人在战斗中牺牲,故此处发妻即为牡丹夫人),并被羁押,也遭审判,但如何判决未见下文。羁押9个月后被保释,恰时已经爆发“九·一八”事变,牡丹夫人的出狱是因东北沦陷而被释放,还是确实有人出保释放,难以定论。而问题就在这9个月的羁押期限,为何是9个月?如果是因东北沦陷,那么她自然被释放,到不了9个月的期限。而9个月,是牡丹夫人与夫君嘎达梅林分别的9个月,如果牡丹夫人如有身孕,正是十月怀胎,即将分娩的时刻。
        如果是因生孩子而保外,所生之子定是1931年末或是1932年初所生,1944年时恰是十二三岁,比先父小几岁而已,而且与先父描述的岁数大小相符。另先父回忆这个孩子模样与嘎达梅林肖像极相近。那么,他是不是嘎达梅林的儿子呢?这个问题只有牡丹夫人最清楚,可是他没有叙说,寻访人均没问及此事。

        孟梅花在《我找到了牡丹奶奶》一文中写道:“我的意外拜见,使奶奶惊喜交加。她把我叫到跟前,端详、抚摸了许久后说:‘其实,你们能这么亲近地来找我认奶奶也可以了。’”从牡丹夫人的“端详、抚摸许久”的动作,就能感受到她对孟家人的深厚感情,能折射出她对嘎达梅林的生死爱情。而且从她所说的“找我认奶奶也可以了”的话语看,她没有因改嫁而愧疚,反而有对孟氏家族的谅解之意。因此,她对嫁给“敌人”没有后悔,而什么力量让那么刚烈的女子,肯放下自己的爱情与忠诚,嫁给他人,而且是敌对势力的人为妻呢?
        只有一个理由,才能够圆满的回答这个疑问。那就是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梅林,为了爱情,为了忠诚。一个失去了自由、失去了枪马的女战士,只有一件事情,才能让她放下尊严与荣誉,那就是为了梅林的根,为了梅林后继有人。
    在战马上打游击的牡丹夫人,曾多次流产,她的流产想必不是那种因患有疾病或是习惯性流产,而是因为马背上没日没夜的奔波争命所致。被捕在监狱里的生活虽然艰苦,但是没有了马背上的强烈动荡摇撼,怀孕后顺利生产的机率大大加大。而狱方要求保释,则充分反映牡丹夫人不是刑满,也不是沦陷而开狱放人。所以羁押9个月后保释,最大的可能是牡丹夫人即将临产。
        这里不得不提到胡宝山其人。胡宝山是位民族主义者,早年跟随巴布扎布投身于蒙古独立事件,事败。巴布扎布率部队游荡在东北和内外蒙古边界上,在攻打林西时被流弹击中身亡,众军无首后纷纷离散而去。胡宝山领一队人马,投奔了热河省官军。“九·一八”事变后,他又投身西蒙为德王效力,后在宝昌病逝。资料显示他娶牡丹夫人之前已有两房妻室,论其当时的能力和条件,再娶未婚姑娘为妾并非难事,因何娶一寡妇为妻,其中必有缘由。
    我们能够猜测到的是,牡丹夫人为了安全生下梅林的后人,求助于胡宝山,而胡宝山作为一个民族主义者,心中不会没有对嘎达梅林的佩服与敬重。牡丹夫人此时众叛亲离,没有一个靠山,只有以身相许,才能为梅林爷留下后代,而胡宝山只有明媒正娶,才能堂而皇之的保护牡丹夫人以及牡丹夫人生下的孩子。这终归是猜测,然而这样的猜测,有着太多的证据在支持,虽然没有直接证据,可各证据之指向,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最为合情、最为合理。
    另外,与胡宝山接触时间最长、平时称兄道弟的李守信,也只说牡丹夫人为胡宝山生下一个儿子,而不是两个。作为胡宝山的长官,又是一起打天下的兄弟,不可能不知道著名的牡丹夫人,给胡宝山生下几个孩子的。《李守信自述》里讹误之处虽多,而且其讹误之处多发生在李守信保护自己的利益角度上,但对他没有任何利害关系的,牡丹夫人给胡宝山生下几个孩子的问题上,他没必要曲说。
        那么,牡丹夫人所生的第一个孩子在哪里呢?孟梅花拜见牡丹夫人时特别问到还有没有一个叔叔时。牡丹夫人答道:“你万铃叔叔上头还有一个叔叔。建国初期参军远征,直到现在音讯杳然,死活不明。”在胡宝山去世后,牡丹夫人领着儿子在太仆寺、明安旗(现已归入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一带流浪生活过,后到胡宝山的阜新老家生活。

        关于牡丹夫人嫁给胡宝山一节,有众多人士和民众不解,用世俗的眼光去评判牡丹夫人的改嫁情节,认为这是对英雄嘎达梅林的侮辱或玷污。然而,笔者在撰写《嘎达梅林》(发表在《哲里木报》上)时,以及查阅诸多资料中,深深地感觉到牡丹夫人嫁给胡宝山,是牡丹夫人劫狱救夫并帮助组织起义举事一般,是件非同小可的事情,其背后一定有着没有说完,或是没法说完的惊天秘密。
        胡桂玲在《论牡丹》一文中提到牡丹夫人于1930年末,在北山温家窝堡温有海家产下一子,寄养给一位老人后,追随嘎达梅林而去。包桂琴的《牡丹传略》中也提到牡丹夫人在温家窝堡产下一子,十八天将孩子寄养在他人家里离去,孩子不久夭折。对此问题在孟梅花的《我找到了牡丹奶奶》一文中,有孟梅花与牡丹夫人的对话,深究很有意思。
        “我还有没有叔叔?”“先后生了几个,都没有活下来。”“听说,我曾有一位叔叔,是失踪了,还是送给了别人?”“没有。那年月四面八方追兵像黑云压顶,你们姓孟家族都受到了株连。我们怎能忍心把孩子送给人家,把危机推给别人,叫人家受牵连呢?”

        牡丹夫人与儿子胡万铃一家合影

        牡丹夫人明确说明与嘎达梅林生的孩子,生下来的全没活下来。然而又说怎能忍心把孩子送给人家连累他人呢?从这句话看,应该有活下来的孩子。而且在包桂琴和胡桂玲的文章中都写到牡丹夫人将生下来的孩子寄养给他人。当孟梅花问牡丹夫人所生大儿子时,牡丹说解放初期参军,随后杳无音讯,死活不明。解放后参军,如若在战争中牺牲,都应该有记录在册的。在牡丹夫人的口吻中看不到寻找过这个孩子的过程和念头。为什么?又是一个疑问,让人深思。
        嘎达梅林作为历史人物,其功过评说,在解放前和解放后的政治环境中很容易颠倒是非,历经各种政治动荡和风波于一生的牡丹夫人,恐怕各种苦难追及英雄后人而严守秘密,并将真相埋在心底。
    无论牡丹夫人是因何理由嫁给胡宝山,都无法磨灭牡丹夫人作为一代巾帼豪杰的本色,人民像敬仰嘎达梅林一样敬仰她、热爱她,怀念她的!
        去年,笔者在正蓝旗逗留期间,从当地朋友处欣闻其旗境内有嘎达梅林的后人,着实让我激动不已,也再一次激起了我的寻踪兴趣和勇气,我将继续探访追寻下去……

        后注:牡丹夫人,本名米丹其其格,解放后登记户籍为牡丹,孛儿只斤氏(汉译简称包),1902年生于哲里木盟科尔沁左翼中旗塔本扎兰努吐克浩坦塔拉嘎查,其父是巴润伊顺格尔(西九家子)台吉仁钦,曾任达诺颜(时为几个村屯的长官,相当于现在的乡长),1922年22岁时嫁给嘎达梅林为妻,1975年5月9日病逝,骨灰安葬在科左中旗舍伯吐镇额尔敦朝伦敖包胡家坟茔地。

     


     


     

友情链接在线留言

Copyright 2009 内蒙古自治区文史研究馆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蒙ICP备14001698号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3号院 技术支持:一街科技
邮编:010055 电子邮箱:nmgsw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