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政咨询 当前位置:内蒙古自治区文史研究馆 > 参政咨询 > 正文
  • 关于巴彦淖尔市图书馆的古籍 收藏与古籍保护状况的报告

    时间:2015-08-24 10:33来源:未知 作者:何远景 冯丽丽 点击:
        文革中,当时的巴彦淖尔盟图书馆派工作人员赴京求书。为支援边疆文化事业,国家主管文化事业的相关领导部门协调北京图书馆等藏书单位,发扬社会主义大协作精神,将两万余册古籍调拨给巴彦淖尔盟图书馆。这些古籍中包括很多文献价值、文物价值非常高的典籍,大体上有如下几类:
        一、清代宫廷御用读物。有清一代,内府武英殿曾刊刻了大量古籍,种类繁多,部帙巨大。这里提到的清廷御用读物与一般的内府刻本有所区别:卷帙不大,多为一、二册或三、四册;清武英殿刻书多学术著作,这批古籍则多为箴言格语、以警世劝善者居多;清内府刻本以刊刻精良著称于世,而这批古籍的精良程度更在一般内府刻本之上,其中手书上版者可以达到纤毫毕现的效果;装帧华美、雍容华贵、用料上乘、做工考究,一派皇家气象,在民间流传者极为稀见或几乎不见。
        二、一般内府藏书。除供皇家专用类似文玩的案头读物之外,巴市图书馆古籍中还有大量武英殿刻一般性古籍,其中武英殿《二十四史》校勘工作本最引人注目。此书中天头有校语,正文中有校勘标记,正文文字之上有修改后重新刊刻修正后的文字,是我国古代校勘学、刻书史上的一个经典范例,同时也是《二十四史》这部中国古代经典巨著武英殿版系统成书的最初源头。
        巴市图书馆藏有清内府升平署的一批演出脚本(总本)承应戏,这批手写演出脚本为道光年间的修改本,与流行的升平署曲本不同,是研究我国古代戏曲史的珍贵资料。
        三、写本、手稿。巴市图书馆古籍包括一些著名学者的手稿,如陶鸿庆的《读诸子札记》的初稿本和定稿本,孟森的《宋椠大字本孟子札记》。这些手稿是著者最原始手迹,有很高的文献价值。巴市古籍中还有两部书信集,《文介公家书》、《文介公与友人札》,这是清末重要政治人物阎敬铭写给他的子侄以及朋友的书信原件。这些书信被粘贴在四个卷轴里,每卷长二十多米。阎敬铭是著名学者,官至大学士,中年曾辅佐胡林翼、曾国藩平定太平天国,晚年主理户部财政,对清末政治产生过重大影响。他是个实干家,惜无著作传世,这四卷他的亲笔手札成了研究这位历史人物乃至清末经济政治的第一手资料。
        《庚子事变手札》是巴市古籍中另外一部书信集,与文介公手札不同,这是一部收信集,收信者为清末改革派领袖张亨嘉。庚子事变中两宫逸走西安,留守的京官用信件传递消息,商讨时局。此册内容主要为庚子事变中京官们致张亨嘉书信的粘贴本,其中也有庚子之后有关新政信件。这些信件的一些内容收录在《义和团运动史料丛编》中,但该书对原件的释读出现了一些错误。这部手札忠实记录了慈禧、光绪逃亡之后北京官员惶惶不可终日的心态和京城内的时局变化,以及京官们为挽救时局而作出的努力,其价值不言而喻。
        四、其他。巴市古籍的源头比较复杂,除源自清宫者外,从藏书章可以看出还有原属北京图书馆图整库的书,有源于北堂、原日本大使馆的藏书,以及一些学者私藏,如著名学者周作人所藏《风怀镜》。
        《古今图书集成》是我国现存古籍中部头最大的一部,全书一万卷、五千余册,这部著作的铜活字本尤为珍贵,属古籍中的珍品。巴市图书馆藏有该书一函,以前不知此书的来源,近日在该书中发现一张印有美国大都会图书馆图书著录卡片,或许此书与大都会图书馆有某些渊源。
        以上所言,仅为其荦荦大端者,其他古籍精品如已经列入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的《养生类纂》,就不一一列举了。
        受经济发展程度的限制,建国前,内蒙古古籍收藏不多,西部地区除阿拉善王府外,呼和浩特以西基本上是一片空白。河套地区除史前文化外,文明遗址也极为罕见。全国古籍总目尚未编纂成功,很难对巴市古籍在全国的地位作出精确定位,但是《内蒙古自治区线装古籍联合目录》早已出版,从整体上看,除了内蒙馆、内大馆、内师大馆、内蒙社科院馆这四个大馆外,古籍总体价值以巴市馆的收藏为最,全区其余四十多个古籍收藏单位无出其右者。巴市古籍如果置身于北京,有国家图书馆、故宫博物院在,可能不算什么,但在古文化遗存非常有限的内蒙古西部,它就是一颗闪亮的明星。
        古籍是文物中极易损毁的一部分,易毁性强,保存条件苛刻,一旦损毁将永不再生。巴市古籍的价值很高,却未得到应有的保护。前几年,旧馆库房曾两次漏水,使许多古籍惨遭暖气污水的浸泡。新馆建成,这种灾难尚未发生,却面临着更大的隐患。
        目前巴市古籍库房夹在图书大厦中间,图书大厦是一幢多层建筑,名为“图书大厦”,实则为综合型商业性大楼,许多铺面与“图书”并无关联。在这种状况下,古籍库房内的防灾措施做得再好也无济于事,谁也无法保证整个图书大厦的绝对安全,上下左右的商家均难保万无一失。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该楼内任何一个单元出事,都有可能将古籍库房付之一炬。鉴于这种情况,我们建议,为巴市古籍建立一个与图书无关单位完全隔离符合古籍贮藏标准的专用库房。
        书籍是知识的载体,人们创造书籍是为了传承知识。新建一个新的符合古籍贮藏标准的库房需要一定的时间,在此之前,应该把全部古籍扫描制成电脑图片。这样巴市古籍就有一个电子复本,即使遇有不测,古籍遭到损伤,它的外在形式会被破坏或完全消失,有了电子复本,它所承载的内容将被保存下来。这项工作对于稿本、写本、孤本尤为重要。
        巴市藏有一批古籍珍品,但社会对其的重视程度远远不够,这与对这些古籍的研究不足关系极大。书籍的价值主要在于书籍承载的内容,如果书的内容不为世人所知,自然也就无法引起公众的注意。
        即使是在文革中,国图、故宫也不会把一望而知的古籍珍品调拨给内蒙,巴市古籍之所以被调出京城,均因其存在着一定的瑕疵。因此之故,巴市古籍有很多精品,大都难以进入“国家古籍珍贵名录”的殿堂。有些瑕疵可能并不是“瑕疵”,而是鉴定者的误区,有些瑕疵虽确为瑕疵,但对其其他价值估价不足,也会对其整体价值造成误判。如果能把每一部古籍的隐含价值都揭示出来,它们就有可能超越的种种藩篱进入国家珍贵古籍名录。把深藏在巴市古籍中的隐含价值挖掘出来,需要对它进行全面深入地研究。挖掘古籍价值,不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很可能需要学者以毕生的精力从事这项工作。
        对于巴市古籍研究还需注意近年来新的研究动向。巴市古籍与故宫有很大的关系,把书拿到故宫去比对很不现实,只能根据现在已经公布的资料,来对两者进行比较。网查近年来有关故宫古籍的书就有《清宫藏书》、《故宫藏书目录汇编》《清代内府刻书图录》等书出版,这些书在我区不易看到,在这种情况下,相应的研究也就会受到限制。
        文字的出现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只有借助文字,人类的抽象思想才得以进行超越时空的传播。文明的遗物如青铜器有了铭文就会价值倍增。书籍是文字的载体,同时也是人类思想的载体、文明的载体,从这个意义上说,书籍是最重要的文化传承。在文革破四旧的喧闹声中,视古籍如敝屣,河套大地上的巴盟图书馆前辈却突发奇想,剑走偏锋,冒着政治风险,从数千里外的京城,将数万册文献典籍争取到河套,不但为保存中华文化作出了贡献,也为我区文化事业做出了贡献,河套大地的文化底蕴也因此而陡然增辉。希望河套平原的这些文化瑰宝能在我们这一代手中完整无缺地传承下去。
    (作者何远景为本馆馆员)
友情链接在线留言

Copyright 2009 内蒙古自治区文史研究馆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蒙ICP备14001698号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3号院 技术支持:一街科技
邮编:010055 电子邮箱:nmgswt@126.com